书名:重生之台球之路

第十章 比赛

宋一扬干净利索的将球摆好,接着严浩用巧粉擦了擦球杆顶部,将白球放在了棕球与绿球之间靠近棕球的位置,瞄准了红球堆最外侧红球的1/4处,然后快速的出杆并熟练的加上了左旋转。

    紧接着秦渊将另一颗红球也打进了底袋,白球转移到了球桌的中部,此时恰好与粉球底袋几乎形成了一条直线,这颗粉球十分好进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不过秦渊也不会允许自己出错。

    只见白球在众人的目光中,精准的命中了目标,继而向左偏去,经过三库后(白球撞击一次球台边称为一库)回到了低分区。

    看到严浩的开球,秦渊了然,这是个职业选手99.9%都会采用的线路,因为在这个线路中,红球不会散得太开,并且白球返回低分区后的很有可能停留于黄、褐、绿球的后方,再加上球台中间的蓝球、粉球,会有更多的可能性让白球和红球之间无法找到直接击打的线路,从而形成斯诺克,给对手造成困难。

    只不过严浩这次的开球并没有处理得十分完美,白球仅仅停在了黄球的右后方,而此时球桌上大部分红球都还聚在一起,只有零星几颗红球被白球撞了开来,一颗位于顶库的中间并贴住了底库(离黑球点近的球桌边称为底库,离发球区近的称为顶库),另一颗则在底袋不远处。

    恰好这时白球与这颗位于底袋口的红球之间并没有任何的阻挡,秦渊可以轻松的用白球击打到这颗红球。

    严浩看到此时球桌上的情形,懊恼道:“啧,就差一点!白球要是在往前走一点就好了。”

    秦渊也确实准备击打这颗红球,他认真的瞄准了一会,接着利落的出杆——白球快速的向红球滚去。

    就在众人以为这一球十拿九稳的时候,红球竟然没进,不仅没进,白球还一头扎进了中间那堆红球里面。

    严浩心中嗤笑,就知道进不了,然后走到秦渊身旁,小声说道:“这么好的机会都抓不住,你就这点本事?”

    说完一脸得瑟的向球桌走去,严浩看了看此时白球与红球的位置,只考虑了几秒,便见他架起了球杆。

    严浩轻轻的用球杆将白球往前一推,白球便与红球贴在了一起。

    在斯诺克比赛的规则里,如果主球与一个或多个活球,或可能成为活球的球相贴,裁判员应宣布贴球,同时指出主球与哪个或哪些球相贴。

    当贴球被认定后,击球运动员必需击打主球使之离开被贴之球,但不得令被贴球移动或造成贴球。

    顾客丁:“这来来去去也打了不少杆了,场上还是0:0,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打破僵局?”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击球运动员不让被贴球移动,就不予以处罚。

    宋一扬向秦渊示意白球与一枚红球形成了贴球。

    秦渊绕着球桌转了好几圈,无奈之下只有轻轻的将白球往贴球之处相反的方向打去,白球慢慢减速最终停在了底库的边缘。

    这下子严浩的机会来了,白球、红球与顶袋口形成了一条直线!

    紧接着严浩势如破竹,红球、蓝球、红球、蓝球,一个接一个的进,只见那比分牌上的分数不停的在增加。

    严浩喜形于色的走向球桌,也许是觉得这一球太简单了,严浩没怎么瞄准就出杆了,本以为一定会进的红球,却撞在了球袋口的库边上,然后弹了出去。

    “嘘……”观众一片哗然。

    “我去,严浩这小子在梦游吧,这都没进?”顾客丁低声喃喃道。

    备注:本文比赛的视角全以电视转播的角度为准,开球区在上为顶库,黑球区在下为底库,靠近绿球的一边为右库边,靠近黄球的一边为左库边。

    严浩无法置信,他没想到这一球居然会没进,于是愣愣的站在原地。

    “借过。”秦渊从严浩身边经过。

    说完一脸得瑟的向球桌走去,严浩看了看此时白球与红球的位置,只考虑了几秒,便见他架起了球杆。

    “噗,秦渊好腹黑啊,这下严浩不得气死了!”小钱捧腹大笑。

    严浩的确要被气死了,这秦渊往哪儿走不行,偏偏从自己旁边经过,摆明是来嘲笑他的。

    但这么多人看着,严浩不得不退开一步,只能在心里忿忿的咒骂道:“该死的,等着瞧!”

    秦渊站在球桌旁端详了一会,发现现在并没有比较好的进球目标,还是决定以防守为主,于是秦渊稍稍用力,白球缓缓的向最近的两个相贴的红球撞去。

    秦渊本想是让白球贴着两个红球的,可惜的是力量还是太大了,其中一颗被撞开了。

    虽然没有处理好,但秦渊的情绪也没有什么波动,老老实实的回到他的座位上。

    秦渊不慌,但是周围的观众们却是心焦不已。

    顾客丁:“这来来去去也打了不少杆了,场上还是0:0,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打破僵局?”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啪”,球进了!

    “嗯嗯?球怎么进的?我又错过什么了!!!”顾客丁咆哮到。

    一分钟之前。

    顾客丁:“这来来去去也打了不少杆了,场上还是0:0,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打破僵局?”

    严浩趴在球桌上,瞄准着那颗被撞出去的红球,谨慎的调整着角度,对着红球的右侧薄薄一削,红球匀速的的滚进了中袋,而白球则受力改变了方向,向右偏去停在了不远处,比分1:0。

    恰好这时白球与这颗位于底袋口的红球之间并没有任何的阻挡,秦渊可以轻松的用白球击打到这颗红球。

    这一球显然处理得非常好,白球停住的位置可以轻易的将黑球打进底袋。

    也确实如观众所料,严浩轻而易举的将黑球打了进去,白球则从刚才的位置移动到了球桌的另一边,8:0。

    这时宋一扬把黑球从球袋中拿了出来,重新摆回了黑球的定位点。

    严浩接着跟随着白球来到了球桌的另一边,将其中一颗堆在中间的红球打进了底袋,白球则回拉至黑球的后方。

    又是一杆好球!黑球直接进袋,白球经过两库,反弹到了球桌的中部,此刻场上的分数已是16:0。

    紧接着严浩势如破竹,红球、蓝球、红球、蓝球,一个接一个的进,只见那比分牌上的分数不停的在增加。

    17:0、23:0、29:0……

    直到分数停在了59:0,此时球桌上还剩七个红球,依旧是由严浩击球。

    宋一扬站在秦渊身边,看着仍旧是沉稳如山的秦渊,有些惊讶的说:“你一点也不担心?严浩马上就要超分了!”

    秦渊瞟了眼准备击球的严浩,摇了摇头:“桌上还有不少球,继续看看再说吧。”

    恰好这时白球与这颗位于底袋口的红球之间并没有任何的阻挡,秦渊可以轻松的用白球击打到这颗红球。

    此刻白球恰好停在两颗红球中间,严浩必须将左手抬起来架着球杆,才不至于让球杆碰到后面那颗红球。

    这样的击球姿势对选手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也许对于平常的严浩来说不算很难,但此时此刻,严浩无疑是被即将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连支撑着球杆的左手都在微微颤抖。

    果然不出秦渊所料,严浩这一球打在了袋口边,红球在袋口来回反弹了几下,最终停在了袋口。

    “我去,严浩这小子在梦游吧,这都没进?”顾客丁低声喃喃道。

    “切~”顿时场边嘘声阵阵。

    与正式比赛不同,在这种私下里的比赛,观众与选手距离太近,无论是掌声还是嘘声,都会对选手产生巨大的影响,如果选手的心理素质不好的话,很容易造成选手心理崩溃。

    严浩本就因为失球而变得难看的脸色在听到嘘声后更加难看了,怒气冲冲的回到了他的座位,自我安慰道:“没事,我就不信他还能一杆清台不成?”

    秦渊在严浩那一球没进的时候就起身了,也没看到他如此这般狰狞的表情,更不知道严浩此时的腹诽,就算知道了秦渊也不会在意,毕竟严浩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秦渊他做不到。

    秦渊用架杆轻松的将刚刚严浩没打进的那颗红球补了进去,白球停在了黑球的不远处,接下来这一杆,很显然也是十拿九稳,黑球毫不拖泥带水的直奔袋口。

    球进了——比分59:8!

    目前桌上只剩下六颗红球了,其中五颗都围在粉球周围,还有一颗则在底袋附近。

    但这么多人看着,严浩不得不退开一步,只能在心里忿忿的咒骂道:“该死的,等着瞧!”

    紧接着秦渊将另一颗红球也打进了底袋,白球转移到了球桌的中部,此时恰好与粉球底袋几乎形成了一条直线,这颗粉球十分好进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不过秦渊也不会允许自己出错。

    秦渊瞄准了粉球,瞄准线稍稍向右侧移动了几度,轻轻将球杆往前一送,只听见“啪”的一声,粉球仿佛拥有意识似的自觉滚进了球袋。

    比分59:15。

    现在秦渊不过才刚刚进了四个球,严浩也还44分大比分领先,就算这样,严浩都开始焦急起来,担心道:“他该不会真想一杆全清吧?”随即又拼命的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这小子能有几斤几两,绝对会失球的!”

    只可惜注定是要让严浩失望了,此刻球桌上的红球四散,基本没什么阻挡,只要白球走位得当,一杆清也不是没可能。

    就在严浩胡思乱想的时候,秦渊又进了两颗红球、两次黑球,比分再一次改写,59:31。

    说完一脸得瑟的向球桌走去,严浩看了看此时白球与红球的位置,只考虑了几秒,便见他架起了球杆。

    顾客丁惊叹:“哇偶,这姓秦的小子球技是真不错啊!难怪老宋那家伙把他当个宝似的,连这么好的球桌都随随便便给他拿来练球。”

    旁边的人疑惑:“人家才进几个球啊,你怎么看出来他球技好的?”

    恰好这时白球与这颗位于底袋口的红球之间并没有任何的阻挡,秦渊可以轻松的用白球击打到这颗红球。

    “啧啧,一看就是没认真看比赛的,他虽然才打了这一小会,但是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白球的走位非常精准,基本是让它去哪它就去哪,相差不过毫厘。”顾客丁解释道,“就连职业选手都不敢说能把白球控制得这么完美,再看一下他现在的年龄,你说他球技好不好?”

    “我的天呐,你不说我都没发现,光顾着看进球了。”旁边那人这才意识到。
上一章
返回

重生之台球之路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