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血色爱恋

第5章

第五章宝贝,妈妈爱你

    世界上,有一种爱,我们说它是伟大的,那就是母爱。在母爱的光辉下,一切的小情感都是苍白的。我们尊重母亲,热爱母亲,不仅仅是因为她给了我们生命,也不仅仅是因为血浓于水的亲缘关系,更重要的是她对我们的无私的奉献!

     有一个故事,在灾区的志愿者中流传。

     那是一个母亲,一个年轻的母亲。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边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还活着”。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

     亲爱的宝贝,

     你是我的宝贝,

     我要把所有的爱都要给你;

     亲爱的宝贝,

     只要你能活着,

     我会在天堂祝福你;

     可是,宝贝,

     亲爱的宝贝,

     如果你能活着,

     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

     夏雪听着从外面进到小镇的志愿者讲述的故事泪水流成了串。她不知道母亲护住孩子的那一刻是多么的勇敢、庄严和神圣,她只知道,这种母爱的光辉在最危险的时刻战胜了灾难,她救回了自己的孩子,虽然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她也能含笑九泉了。

     夏雪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没有什么理由能够阻止母亲用身体去护住自己孩子的本能。如果是我,我也会那么做的......”

     同一时刻,远在青川的楚云寒也听了相同的故事。他没有流泪,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感动,他只是想,如果有机会,他定要去那位伟大的母亲的坟头给那个或许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母亲恭敬的磕个头!

     悲伤不能控制,它渐渐的笼罩着这片苦难的土地。阴霾的天空中仿佛流动着深深的哀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那种仿若断臂的痛,楚云寒把这种痛深埋在心底,他不想去触碰,不敢去触碰。他怕一旦触碰到那最柔软的地方自己会控制不住的让悲伤主导自己的思想,从而失去坚持下去的勇气。

     最难的,就是坚持。

     5月18号下午,楚云寒在安顿好失魂落魄的张莉后,决定独自去什邡寻找夏雪,一天见不到她心里就越是着急。

     楚云寒找到李全的时候,李全正在废墟上卖力的刨着,汗水布满了额头,有些连成了一条顺着一个轨迹歪歪扭扭的流到下巴尖儿缀成了一滴,随着李全的身体晃啊晃的终于滴落了下来,打在了一块碎砖头上,阴湿了一片。王丹左手拿着一个杯子,右手拿着一个水壶,肩头搭着一条毛巾,从楚云寒的后面走了上来,她倒了一杯水给李全,李全道了声谢谢后一仰头喝干,王丹又替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他略微尴尬的拿过她的毛巾说道:“王丹,你去休息一下吧,我自己来。”

     王丹笑着看着他说:“怎么了,队长?不敢承受美人恩?”

     李全看着她得意的笑没有言语,他其实想告诉这个一直追慕自己的学妹,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为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灾区、为被困的生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里不是打情骂俏,谈情说爱的地方。只是他不知道如何说的出口。他本就是个性格温和的人,拒绝的话一直压在胸口。

     楚云寒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进退两难,他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可是,要是和李全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掉的话,就太不和规矩了。他对李全这个队长还是很认可的。一路上看着他的努力楚云寒也有些感动,尤其在听说李全家境不错,是个不折不扣的少爷,没吃过苦之后就更加的另眼相看了。他觉得像李全这样的富二代没有理由不成功的。

     就在楚云寒踟蹰的时候李全抬头看见了他,喊道:“云寒,站在那里干什么啊?”

     楚云寒看了王丹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王丹对楚云寒还是有点小小的芥蒂,从上次和楚云寒开玩笑遇到的冷淡开始,故而刚才从他身后走过来也没和他打招呼,现在听到李全招呼楚云寒过来,她瞪了眼恰好看过来的楚云寒后没有说话。

     楚云寒对于她的表情彻底的无视,对着李全犹豫了一下,歉意的说:“队长,我要离队了。”

     李全诧异的问:“为什么?”

     王丹也很诧异,虽然有点不喜欢他,但是在关键时刻他还是很有用的。就上次他们进川的路上车子抛锚还是眼前这家伙搞定的,现在听他要走倒有点不自在起来了。但随即又释然了,在昨天楚云寒和张莉的一番对话中,她也模糊的瞧出了一点端倪。

     楚云寒目视着群山掩映的远方,半晌,坚定的说:“我要去找雪儿!”

     李全对于楚云寒的事情在昨天夜里单独聊天的时候也知道了个大概,他知道楚云寒迟早要走,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他沉默了一下,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 楚云寒说:“今天下午。”

     李全说:“这么急?”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又接着说:“我们一起去吧,人多,找起来也容易一些。”

     楚云寒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全,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里的意思双方都能明白。楚云寒一直都是那种不把感谢挂在嘴上的人,他是那种记在心里的人。人对他一分好,他会想着如何还人三分,尤其是在这种自己最艰难的时刻。

     楚云寒的母亲曾经就说过:“太平时候的一起喝酒混饭的朋友,大多不是真朋友,只能算是酒肉朋友,患难的时候肯给你一碗粥吃的朋友,才算是真的朋友!”楚云寒把母亲的这句话一直都铭记在心。

     话分两头,再说那夏雪。

     夏雪在听完那个母亲舍身救子的故事后一天都沉浸在悲伤中。她在听过故事后就一直无法释怀。

     林燕端着一个药盘走过来,药盘里有一些被血染红的酒精棉,显然是刚给伤者止完血。她坐到夏雪旁边,看着夏雪说:“想什么呢?”

     夏雪叹口气,幽幽的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难过,想哭......”

     林燕说:“还在为那个故事难过?”

     夏雪转头看着林燕,盯着她的眼睛,问道:“林燕,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 林燕沉默了,她也为这个问题所困扰。半晌她才说:“我也不知道,也许,到那个境地,我也会像她一样用身体去护住自己孩子的吧?”

     “是啊,每个母亲都会那么做的。唉~~”

    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就这样坐在救援队临时帐篷门口,静静的看着天空慢慢的黑下来。夏雪的心也开始纠结了起来。她突然很想自己的亲人,爸爸、妈妈还有楚云寒,不知道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

     是夜,月光如水洒在临时安置所的帐篷上。

     透过帐篷照在床上的人儿的脸上,床上的人儿微皱着眉头沉浸在睡梦里。

     梦里头夏雪看见爸爸好像还像她小时候带着她去幼儿园上学的时候一样年轻,她粘着爸爸不放,还要他买糖吃。只是爸爸的脸有点苍白,她还问他是不是生病了。梦里头爸爸告诉自己,要自己学会坚强,要学会照顾自己,有时间多回去看看妈妈。说完他就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无论她怎么叫他,他都不答应!然后她又梦见妈妈,妈妈披头散发的坐在一片废墟里头,她叫了声妈妈,她没反应,她又叫,还是没反应,这时候楚云寒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抓住她的手,眼睛红红的看着她,她使劲的摇着楚云寒的胳膊问他究竟怎么回事,楚云寒面无表情的推开她的手,慢慢的走远了任他如何哭喊他都不答应......

     然后,她被睡在一起的林燕摇醒,问她是不是做噩梦了,半夜里哭的这么难过。

     夏雪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眼泪不住的滚出来,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觉得自己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丢掉了,她却没办法留住,没办法挽救,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好孤独。

     林燕搂住夏雪,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没有言语。

     窗外的月光静静的洒在地上,营地内一片白茫茫的。偶尔在旁边的伤病人员的帐篷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为这夜添上了一抹死寂。

    

     那思念的人儿呀,

     你如今在哪?

     你可曾听到,

     我对你深深的呼唤?

     那思念的人儿呀,

     你快回来我身边,

     你可曾知道,

     我无尽的企盼?

    
上一章
返回

血色爱恋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