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第7章 他的冷嘲热讽

是啊,凭什么呀?

    “那你想怎么办?”

    程歌挣扎不开,“干什么?”

    程歌向来不太喜欢这样子求人,但是她要活下去,顾佑尘能救她。

    “或许你可以选择肉偿,我不介意的。”

    程歌窝在他怀里看他,觉得他们两个现在的状态好搞笑。

    她说:“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所以当顾佑尘出现在天台的时候,程歌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六楼,一旦掉下来,不死也残了。

    顾佑尘闭上眼睛,翻过身,摊开手,仰躺在床上,一副“你来上我”的姿态。

    程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爬起身坐在他的腰上,弯下腰去亲吻他的唇。

    程歌的唇很凉,触到顾佑尘的唇,他不由得唇哆嗦了一下。

    她一下两下地撩拨着他,在他唇上亲吻,双手在他胸膛游走,顾佑尘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片火热,他心里的欲火也渐渐被点燃。

    他不动,程歌慢慢解开他脖子上的领带,解开他的衣扣,手绕过衣摆就伸了进去,冰冷的触感,顾佑尘一哆嗦,猛地睁开了眼睛,程歌正吻的忘情,脸上绯红一片。

    她吻着吻着,有点动情了,手一路向下,像是带着魔力。

    就在她的手即将到达某处的时候,顾佑尘一把按住她的手,他的脸很红,看得出来在强忍着欲、望。

    他一把推开程歌,“行了。”

    程歌不理会他,自顾自地弹唱。

    他的声音有点嘶哑,坐在床上深呼吸。

    程歌爬起身,站在窗前,“怎么了?是我服务的不满意了?”

    “呵,这几年解人衣服的本事可长进了不少。”

    “你也一样。”

    他脸色有点不好看,“你知道你跟赵楠琦最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吗?”

    程歌不语,什么人不好比,偏偏跟她比。

    他不懂,不懂她为什么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他推开程歌,从床上下来,系好领带,穿好裤子,整理衣服,程歌坐在床上看着他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刚刚躺在床上求爱的人并不是他。

    “程歌,你现在已经low到这种程度了吗?”

    程歌冷笑,“我一直这样,你没发现罢了。”

    “只要达到目的,即便被人上也无所谓?”

    程歌说:“是,只要你帮我,我就让你上。”

    张齐华有点惊讶,“这样抛头露面在外面唱歌,你也愿意?”

    羞辱她,嘲讽她,戏弄她。

    这些她都经历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能忍受的?

    不就是睡一觉,又不是没睡过。

    “你变了。”

    “我没变。”

    顾佑尘站在窗前,“你以为你跟我睡了我就会帮你吗?”

    “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就不为难你了。”

    说完她就要走,顾佑尘在她身后冷笑,“程歌,但凡是你对我说一句好话,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程歌停下脚步,“办不到。”

    程歌窝在他怀里看他,觉得他们两个现在的状态好搞笑。

    她跟赵楠琦比,哪里有可比性?

    她不是她,所以注定不会像只小白兔一样。

    赵楠琦呆呆地站在门外,程歌打开门她才想起来要离开了。

    看她这么惊慌失措的样子,程歌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了?”

    “姐。”

    久违的一声姐……

    程歌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想起了几年前,她哭着来找她,说她要出国了,舍不得顾佑尘和她。

    那时候她是怎么说的?

    哦,她说,没事,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回来了,我们还在这里呢。

    然而,谁又知道,赵楠琦上午找过她,下午她就跳楼了,短短地三个小时,她就跳楼了。

    她笑笑,“没什么。”

    那天风很大,赵楠琦就站在天台上,看着下面一群人围观她,其中不乏怂恿她的,她很绝望。

    程歌就站在楼下,对着楼上大喊,声音都控制不住地颤抖,她说:“楠琦,你下来。”

    赵楠琦不愿意下来,只是一个劲的哭,程歌很焦急,因为顾佑尘很宝贝她。

    她死了,顾佑尘会很难受。

    所以当顾佑尘出现在天台的时候,程歌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六楼,一旦掉下来,不死也残了。

    “姐。”

    饶是以前她再怎么见过大风大浪,看见这样的场面也受不了了,尤其是顾佑尘紧张的样子,让她心疼,他动一下都让程歌跟着心惊肉跳。

    谁也没料到,下面一个男生大喊了一句:“想死也不跳,浪费时间。”

    程歌转过头看他,甩起手就给了那个贱男一巴掌,“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真让人恶心。”

    男人很生气,刚要还手,周围“啊”声一片以及空中传来顾佑尘撕心裂肺的哭声,她转过头,赵楠琦躺在地上,血流成河……

    顾佑尘站在天台上,像是疯了一样。

    “姐。”

    又是一声呼唤,程歌回过神,“恭喜你恢复健康。”

    赵楠琦温柔地笑笑,“谢谢姐。”

    “嗯,改天请你吃饭。”

    程歌停下脚步,“办不到。”

    她抬起腿要走,赵楠琦叫住她,“姐。”

    程歌挣扎不开,“干什么?”

    她转头,“还有什么事?”

    “你们现在……”

    她太善良,程歌不想撒谎,“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赵楠琦如释重负,眉头顿时舒缓了下来。

    刚要说话,程歌却抬起脚走了。

    她不好意思再叫她,以前程歌出现在顾佑尘身边的时候,就让她很自卑。

    程歌是个大明星,身材好,脸蛋好,性格虽然冷冰冰的,可是待人还算和善,而且看得出来,顾佑尘很喜欢她。

    如今她离婚了……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程歌看见了里面坐着的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她敲敲门走进去。

    她呆呆的,身后人伸手摸摸她的头,“看什么呢?”

    她笑笑,“没什么。”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程歌还是没有放弃找工作的希望,最后她终于找到了一家不大的公司,老板约程歌在酒吧见面。

    酒吧。

    程歌窝在他怀里看他,觉得他们两个现在的状态好搞笑。

    程歌想拒绝,可是又觉得自己现在穷途末路,无论是什么,她就要去搏一搏。

    她推开酒吧的门走了进去,里面的灯光晃的她头晕,她真想扭头就走,可是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要是走了,又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机会。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程歌看见了里面坐着的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她敲敲门走进去。

    男人见她进来,抬眼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示意她坐下。

    程歌不语,什么人不好比,偏偏跟她比。

    程歌坐下,包间里的烟味,熏的她想吐。

    她摸摸鼻子,张齐华见状,将自己手里的烟头按进烟灰缸。

    “程小姐是多久没有出来了?怎么这么点油烟味就受不了了?”

    他语气满含嘲讽,程歌莞尔一笑,说道:“我今天是来谈工作的。”

    “都说程小姐性子清冷,对任何事情处变不惊,果然,离婚了以后还能保持这么好的状态,真是难得。”

    程歌挑眉,“我离不离婚,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难道他早就知道了?

    “当然,我们这里工作很简单,每天晚上五点到十点,你在外面唱歌。”

    程歌点头,“好。”

    张齐华有点惊讶,“这样抛头露面在外面唱歌,你也愿意?”

    她答应的这么爽快,着实让她惊讶,以前在娱乐圈,她是数一数二的天赋型演员,嫁到展家,又是有头有脸的阔太太,离婚了,却又能在酒吧里面当驻唱。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程歌看见了里面坐着的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她敲敲门走进去。

    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了?你后悔了?”

    张齐华说:“只是惊讶,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你能受得了这种委屈?”

    程歌只说:“只要是工作,都一样不是吗?”

    就这样,她在这个规模不算小的酒吧里面待了下来。

    台上的程歌是自信的,美丽的,她仿佛天生就属于舞台,让人着迷。

    听到她的歌声,展成文不由得被吸引了,觉得这声音耳熟,可是却又觉得有点陌生,不像是自己认识的人。

    程歌不理会他,自顾自地弹唱。

    他问服务员是谁,服务员只说是刚来的。

    刚要说话,程歌却抬起脚走了。

    他走出包间,看到了台上大放异彩的程歌,他惊呆了。

    他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前妻,出现在这种地方,还是在卖唱。

    展成文阴着脸走到台前,程歌看见他,并没有搭理他。

    他说:“你给我滚下来。”

    给他带了绿帽子不说,现在还在这种地方丢人现眼。

    程歌不理会他,自顾自地弹唱。

    周围人已经被渐渐地赶走了,程歌见人都走了,也觉得再唱下去也没意思了。

    “你铁了心要让我丢脸是嘛?”

    “展先生可真有意思,我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展成文冲上台,将她往台下拖。

    程歌挣扎不开,“干什么?”

    “我不能让你丢我的脸。”

    她冷笑,“你的脸,你的脸,你早就没脸了你不知道吗?”

    顾佑尘早就知道程歌在这个地方唱歌了,他可真是没想到,心高气傲的她居然会甘心躲在这种地方唱歌。

    程歌只当是这个地方太小,媒体发现不了她,殊不知顾佑尘在背后使了多少力气。

    展成文很痛心,“程歌,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吗?”

    程歌窝在他怀里看他,觉得他们两个现在的状态好搞笑。

    “我还要工作,请不要打扰我。”

    “我……”

    程歌挣扎不开,“干什么?”

    他刚想说话,却又声音打断了他,“人家都说了要工作,展先生怎么一点都不自重呢?”

    他语气满含嘲讽,程歌莞尔一笑,说道:“我今天是来谈工作的。”

    展成文转过头,却看见顾佑尘出现在这里,他有点惊讶,程歌也有点意外。

    难道他早就知道了?

    一个女人,两个男人。

    认真看戏的人都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有不认真看戏的人,都在讨论两个男人的颜值。

    “你怎么在这里?”

    “我倒是想问问,展先生日理万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刚要说话,程歌却抬起脚走了。

    展成文说:“这好像不是你管的事情。”

    “那我到这来的事情,自然也不是你能管的事情。”

    程歌看着他们表演,并不想多说一句话。

    刚要说话,程歌却抬起脚走了。
上一章
返回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