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第12章 他的多变与深情

顾佑尘一脚踹在展成文的身上,展成文被踹了一脚,退出去好几步。

    然而,他越生气,展成文就越开心。

    他笑了,他说:“程歌,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完他转身下了楼梯,临走时还挑衅地看了顾佑尘一眼,顾佑尘做了个要打他的动作,他扭过头就走。

    程歌不说话,转身进了门,刚要关门,顾佑尘猛地推开门,不顾她的诧异,直接登堂入室。

    她伸手拉住顾佑尘,“干什么?”

    顾佑尘转过头,“看不出来你还真的想跟他复婚?”

    程歌皱眉,“你从哪看出来的?”

    “不然你让他抱着你,一动不动?”

    程歌放下手,走到厨房,给顾佑尘倒了杯茶,“喝吧,喝完赶紧滚。”

    顾佑尘说:“我就是为了你这一杯茶?”

    程歌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转过头看顾佑尘,“那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了?”

    “呵,瞧瞧,对我的态度和对展成文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程歌靠近他,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伸手戳戳他的胸膛,顾佑尘低下头看她的手指,一下两下,他皱眉,她说:“就算是我想复婚,那跟你有什么关系?他是我前夫,你是我什么人?”

    程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她要死了。”

    他伸手捏住程歌的下巴,力气很大,程歌皱着眉头,不再说话。

    一不小心,他们就变得这么针锋相对了。

    这是为什么?顾佑尘不懂。

    程歌眼里满是挑衅,刺伤了顾佑尘的眼。

    她转身离开厨房,顾佑尘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头,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

    程歌不说话,是,她讨厌他,讨厌他亲眼目睹了她的狼狈,讨厌他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更讨厌现在一副质问她的模样。

    他以为他是谁?

    他凭什么质问她?

    她伸手打开顾佑尘的手,“拜托你要点脸,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那你希望是谁?展成文吗?”

    她转身离开厨房,顾佑尘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头,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程歌本身心情就不是很愉快,他还要提展成文,“我们能不提展成文吗?”

    顾佑尘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展成文现在不停地纠缠你,你不觉得烦吗?更何况现在沈国荣也知道是你把她孙女给弄流产了。”

    程歌冷笑,“别说的这么绝对,我什么时候把她弄流产了?”

    “在外人看来,就是你。”

    她挑眉,“那又怎么样?杀了我吗?”

    顾佑尘看她这副挑衅的样子,忽地笑了,他伸手揉揉程歌的头,程歌被他搞得莫名其妙。

    程歌不说话,转身进了门,刚要关门,顾佑尘猛地推开门,不顾她的诧异,直接登堂入室。

    “太晚了,回去吧。”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负的,一点不错。

    “我饿了。”

    程歌说:“回去吃饭。”

    “家里没有饭。”

    “那我也没办法。”

    程歌放下手,走到厨房,给顾佑尘倒了杯茶,“喝吧,喝完赶紧滚。”

    他拉着程歌的手,“你给我做。”

    程歌甩开他的手,“我不会。”

    顾佑尘笑笑,“那我给你做好了。”

    程歌有点惊讶,他这一会一个态度,到底是哪里有毛病?

    她说:“顾佑尘,你这样有意思嘛?”

    程歌说:“回去吃饭。”

    顾佑尘不说话,径自进了厨房。

    程歌不喜欢冰箱里空荡荡的感觉,所以有时候,她就算不做饭,她也会在冰箱里放好多东西。

    她没有听错吧?

    做饭的男人是真的帅,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顾佑尘左右忙碌,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

    做饭的男人是真的帅,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顾佑尘左右忙碌,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

    顾佑尘是个富家子弟,但是程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饭做的那么好吃。

    她认识很多有钱的男人,在她的印象里,他们都是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动不动就下馆子,很少有人会像顾佑尘一样,自己下厨。

    她问:“你的厨艺是跟谁学的?”

    程歌说:“回去吃饭。”

    顾佑尘听了她的话,转过头说:“我妈教的。”

    “你妈妈嫁给你爸爸以后还自己做饭?”

    两个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她转过头看看刘凤英,“你的目的都达到了还不满意吗?”

    “偶尔做。”

    程歌说:“人家说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你妈厨艺好,是应该的,但是你为什么要做饭?”

    顾佑尘笑笑,“因为这句话对女人也同样适用。”

    程歌干咳两声,说道:“你可真有意思。”

    她转身离开厨房,顾佑尘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头,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吃吧。”

    程歌看着一桌的好菜,不知道该作何表情,这是顾佑尘烧的菜,她没有想过她们两个居然还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你的朋友司晴,最近有点太嚣张了。

    她说:“不错。”

    顾佑尘坐到她旁边,给她夹菜,眼神里带着希冀。

    回忆总是来得猝不及防,这似曾相识的画面,让程歌差点沦陷。

    “我自己来。”

    她程歌怕过谁?

    “程歌。”

    她抬起头,顾佑尘说:“你搬过来跟我住吧。”

    她拿着筷子,一时间忘记了手上的动作,时间仿佛静止了。

    她没有听错吧?

    回忆总是来得猝不及防,这似曾相识的画面,让程歌差点沦陷。

    反应过来后,程歌放下筷子,站起身,“这就是你的目的?”

    做一桌子菜哄骗她,让她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玩具?

    她程歌是什么样的人,这么长时间了,她以为顾佑尘是懂的。

    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司晴的哭声。

    别说他现在有女朋友,就算他没有女朋友,他们两个也不可能再在一起。

    “我是认真的。”

    程歌不说话,转身进了门,刚要关门,顾佑尘猛地推开门,不顾她的诧异,直接登堂入室。

    她说:“我说怎么这么好给我做一桌子菜。”

    原本只想好好地尝一尝他做的菜,是否和以前一样,现在被搞得心烦意乱,一点胃口都没有。

    顾佑尘说:“只要你搬到我那边去,展成文也不会来找你。”

    “你是在同情我?”

    “你需要同情吗?”

    程歌冷笑,“滚。”

    “你知道的,你如果一个人住,很危险,沈国荣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

    她程歌怕过谁?

    “展成文也会继续来纠缠你。”

    程歌不语,直接挂了电话。

    程歌刚想说话,顾佑尘的手机就响了,他掏出手机,程歌趁机瞄了一眼,看见了屏幕上的两个字,不由冷笑,走到门口打开门。

    “滚。”

    顾佑尘拿着手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最好是考虑一下。”

    司晴。

    程歌说:“不需要。”

    顾佑尘走到门前,刚要走,又好像想起了什么,程歌刚要关门,他转过身,“你的朋友司晴,最近有点太嚣张了。”

    男人让开身子,程歌看到了躺在地上毫无生机的司晴。

    “她不是我朋友。”

    她没朋友。

    程歌关上门,顾佑尘转过身离开。

    顾佑尘笑笑,“那我给你做好了。”

    司晴。

    跟她有关系吗?

    她冷笑,上了楼,顾佑尘真的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所有男人都希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可能吗?

    她程歌是不要脸面的吗?

    她走到窗前看着顾佑尘开车离开,心里愈发地烦躁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都让她给赶上了?

    再见顾佑尘,她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

    关键是她所有的狼狈,都被顾佑尘给看到了。

    “我是认真的。”

    她咬咬唇,拉上窗帘,心烦意乱。

    这个世界真疯狂,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司晴居然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司晴的哭声。

    “程歌。”

    她皱眉,“怎么了?”

    程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她要死了。”

    “你来救我,我要死了。”

    程歌不说话,她想起了顾佑尘说的话。

    你的朋友司晴,最近有点太嚣张了。

    她又闯祸了,但是她没什么本事再给她擦屁股了,她都自身难保了。

    程歌不是圣母,懂得保护自己,只怕是现在自己一出去,外面就有人能把她的脖子给抹了。

    “我救不了你。”

    回忆总是来得猝不及防,这似曾相识的画面,让程歌差点沦陷。

    “程歌,我受不了了,我快疯了。”

    程歌不语,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像催命一样的响,程歌不想理会,她一点都不想出去。

    “你妈妈嫁给你爸爸以后还自己做饭?”

    就算是她司晴出什么事情了,那也是咎由自取,当初她被顾长青的老婆羞辱的时候,就凭他顾长青什么话都没说,她就该明白了。

    “你妈妈嫁给你爸爸以后还自己做饭?”

    让程歌想不到的是,司晴居然像个傻子一样,跟着顾长青回去了。

    男人让开身子,程歌看到了躺在地上毫无生机的司晴。

    这样骄傲的女人,居然心甘情愿的成为爱情的奴隶。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负的,一点不错。

    她穿好衣服,拿着手机下了楼。

    “程歌,我求求你了,你快来救我,我好痛苦。”

    “你在哪?”

    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司晴的哭声。

    她说:“朝阳路18号。”

    司晴说完就没了动静,程歌有了不祥的预感,她打开门冲了出去,开着车直奔司晴报的地址。

    程歌说:“回去吃饭。”

    程歌觉得这个地址很耳熟,却想不起来,直到开到了那家门口,她才意识到,这是顾佑尘的家,以前的。

    顾佑尘现在不住家里,她知道。

    程歌说:“不需要。”

    她推开门下车,屋子里面灯火通明,她走过去敲门,门打开,是个男人开的门。

    她问:“司晴在哪?”

    男人让开身子,程歌看到了躺在地上毫无生机的司晴。

    她抿抿嘴,走进屋子。

    司晴的下半身被鲜血染红了,触目惊心,程歌快步走上前,拍了拍司晴的脸,司晴恢复了一点意识,见是程歌,她虚弱地笑了,然后闭上眼睛,再也没了反应。

    程歌转过身,“你们是在犯罪。”

    “程歌?你是她的老妈子吗?怎么什么事情都要管?”

    程歌问:“顾长青在哪?”

    程歌本身心情就不是很愉快,他还要提展成文,“我们能不提展成文吗?”

    刘凤英冷笑,“你管他在哪干什么?”

    “她有孩子了。”

    程歌不说话,是,她讨厌他,讨厌他亲眼目睹了她的狼狈,讨厌他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更讨厌现在一副质问她的模样。

    “就是知道有孩子了,所以才找她。”

    程歌不说话,将司晴从地上拉起来,架着她往外走。

    两个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她转过头看看刘凤英,“你的目的都达到了还不满意吗?”

    司晴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刘凤英却不依不饶。

    程歌不说话,是,她讨厌他,讨厌他亲眼目睹了她的狼狈,讨厌他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更讨厌现在一副质问她的模样。

    “你是想看她死在你家里面?到时候只怕你叔叔是省长也不行了。”

    程歌不说话,转身进了门,刚要关门,顾佑尘猛地推开门,不顾她的诧异,直接登堂入室。

    刘凤英说:“程歌,几年不见,你的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

    “我早说过了,你跟她不是一路人,你现在来淌这趟浑水,会不会有点多管闲事?”
上一章
返回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