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第21章 他突如其来的暖

程歌完全不买他的账,尽管看不出来他怎么想的,但是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肯定是没安好心的。

    顾长青见程歌丝毫不领情,也不生气,“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老了,掺和不了了。”

    “跟司晴在一起的时候你可没服过老,现在人都死了,你装给谁看呢?”

    早晚有一天,顾长青的真面目会被拆穿的。

    程歌冷笑,端起桌上的咖啡啄了一口,真要命,大中午的遇到这种人。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这么卑鄙?”

    “可不是嘛,我完全看不出来你有什么高尚的。”

    顾长青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我今天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是看在顾佑尘的面子上,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大腕了?”

    程歌说:“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坐在这里跟我讲话,你心知肚明。”

    顾长青见她也撩开架子说话了,他也就不跟她拐弯抹角了,原本是想把她变成自己人,这样好办事,既然她这么不识好歹,也不能怪他了。

    他也尽力了,但是程歌不把握住机会,他说:“既然话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直说了,把东西拿出来吧。”

    程歌问:“什么东西?”

    她表面平静,心里面却在风起云涌,她就知道,顾长青什么时候主动找过她,还谈起她和顾佑尘的婚事,她就知道是因为这个东西。

    她明知故问,让顾长青很是恼火。

    没见过这么不识相的东西,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到程歌面前,程歌脸上满是不屑,但还是伸手拿起来了,她抽出里面的东西,不由笑了。

    软的不行,现在就要用钱来收买了?

    真是可笑,她将支票塞回去,抬起头看顾长青,“这是什么意思?”

    “这张支票上面,没有价格,你出个价,我买你手上的东西。”

    程歌说:“你说了半天要这个东西,那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啊?顾先生家财万贯,要什么样的东西没有,还得从我这里买?”

    他说:“程歌,识相的人不会是你这种反应。”

    她冷笑,“巧了,我这人天生不识相。”

    “开个价。”

    女人不都是一样吗?

    司晴当初不也是口口声声说爱他,结果还不是为了他的钱。

    为了他的钱,甚至可以拿孩子要挟他。

    想到那个孩子,顾长青心里突然有点堵。

    看他突然露出的慈悲表情,令程歌不由作呕。

    “杀人犯居然也会做出这种表情。”

    顾长青恼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难道不是吗?”

    “是,司晴的死我是应该负责人,但是这本不是我的本意。”

    程歌懒得再跟他废话,站起身,拿出钱包,扔出几张一百块,对顾长青说:“这杯咖啡我请了。”

    别说年轻人不知道尊重长辈,她轻轻一笑,转过身离开。

    顾长青看着她的背影,眼里的狠厉愈发的深沉,这个程歌,真的是不容小觑。

    原本以为她会是个死爱钱的主,没想到她根本就不是为了钱。

    人常说,能用钱打发的人都是简单的人。

    连钱都打发不了的人,才是真的厉害角色。

    程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带着对顾长青的嘲讽。

    司晴的死去,并没有换来顾长青的一丝良心,这一点,程歌为司晴深感悲哀。

    程歌还想去上班,可是又想起了昨天晚上顾佑尘说过的话,他让她辞职,别干了。

    她程歌真的要落魄到靠男人养吗?

    名不正言不顺,还是个刚刚离婚不久的女人,名声烂的很,她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顾佑尘了。

    口袋的手机在响,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通。

    “什么事?”

    “你去见顾长青了?”

    他可能真的是在她身上装了摄像头,她转过头看看四周,“你跟踪我。”

    “你需要我跟踪吗?”

    程歌冷笑,“你可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去见他干嘛?”

    “你管得着吗?”

    难道告诉他你舅舅让我们结婚?

    “他跟你说了什么?”

    程歌又说:“不关你的事。”

    顾佑尘坐在车里,看着不远处一直在踢着石子的程歌,他觉得有点可爱。

    他说:“昨天晚上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个态度。”

    程歌不由笑出声,“你让我舒服了,我肯定对你态度好好的,你让我不舒服的话,我怎么给你好态度呢?”

    “真狠心,你转过头来。”

    程歌转过头,看到了坐在车里的顾佑尘,顾佑尘手里面拿着手机,一手搭在方向盘上,看见程歌转身,他对她微微一笑,像冬日里的暖阳,程歌不由得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顾佑尘挂掉电话,推开车门下去,从副驾驶上拿起一个围巾,走到程歌面前。

    程歌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他一把拉住她,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用手里的围巾禁锢住她。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程歌微微一颤,伸手推开他的头。

    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让她实在是无法接受。

    她觉得,他还是那样不可一世比较好。

    走这种温情路线,实在是不适合他。

    她说:“你这又是在搞什么鬼?”

    顾佑尘伸手捏捏她的脸,程歌皱眉,被比自己小的人捏脸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情。

    “怎么了?对你好一点不好吗?”

    “我不需要。”

    他问:“那你现在想去哪?”

    “回家。”

    程歌扯开脖子上的围巾,扔在他的手上,他伸手拽住程歌,再次将围巾套在她的脖子上,“让你戴着你就戴着,冻死你。”

    “你放心,我可以活很久。”

    顾佑尘拉着程歌的手往车边走,程歌想拒绝,可是整个人被拖着走。

    恍惚间,她似乎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她不由得顿住了脚步,顾佑尘转过头,见她只盯着一处看,问道:“看什么。”

    程歌说:“没什么。”

    嘴上说没什么,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一个方向看。

    顺着她的方向看,顾佑尘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不想讲,他问了也是白问。

    他说:“走吧。”

    程歌问:“去哪。”

    顾佑尘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程歌被他拉着走,她转过头看身后的背影,背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她张望着,却怎么都找不到了。

    她拉住顾佑尘,“改天再去,我今天有事情。”

    说完她就匆忙地离开了,顾佑尘看着她的背影,一脸阴霾。

    什么东西比他还重要?

    他也不追她了,转身上了车,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程歌追着两个身影,直到两人停了下来,她躲在暗处,紧盯着前方。

    赵楠琦和程思年……

    这世界真小,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勾搭上的?

    程歌仔细地观察着他们,他们的距离保持的很正常,表情也很正常。

    隔得有点远,程歌听不太清楚他们说了什么。

    她伸手撩撩自己额头的碎发,突然觉得自己八卦了不少,可是那时赵楠琦啊。

    赵楠琦真的是个小白兔,单纯的不行,而程思年,她太懂了,狗改不了吃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以前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现在也还是什么样的人,程歌绝对不会觉得他有本事会变成第二种人。

    赵楠琦跟谁来往不行,非得跟这样的人来往。

    就一会功夫,赵楠琦就不见了,她走出暗处,四处搜寻着,却仍然不见她的踪影。

    “你在找我吗?”

    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音,程歌被吓了一跳,但还是镇定地转过头,看了看眼前的程思年。

    “你什么目的啊?你回来干什么?”

    程思年说:“我想念祖国,我想回来。”

    “你这套多少年前的时候可以骗骗年幼的我,现在不行了。”

    程思年笑出声,“哎,怎么办呢?我是想你才回来的。”

    程歌问:“你跟赵楠琦是什么关系?”

    “真伤心,我们好歹也有两年没见过面了,怎么你还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真让人讨厌。”

    “是嘛?”

    程思年说:“可不是嘛,从小到大,我就讨厌你这副自命清高的样子。”

    程歌笑道:“那可真是巧了,你不是一个人。”

    展成文以前也这么说过,可是那又怎么样?

    无论他们再怎么讨厌她,她还是这样。

    “你不想知道我跟赵楠琦是什么关系了?”

    程歌说:“赵楠琦是一个成熟的女性,做什么事情有她自己的考量。”

    “即便是我上了她,你也无所谓。”

    程歌抬头看他,“只要是她自己自愿的,上了又怎么样?”

    他有点不太认识程歌了,可是他又好喜欢这样的程歌。

    “程歌,你他娘的真的好会作。”

    “跟你有关系吗?别去招惹赵楠琦,你付不起责任。”

    赵楠琦好歹是个千金小姐,程思年要是一直这么下去,不死也被打残了,但是程思年不姓这个邪,他说:“这个女生还挺有意思的。”

    “那也不是你的菜。”

    “那是谁的菜?顾佑尘的?”

    程歌斜着眼看他,“我警告你,别再惹是生非了。”

    “omg,程歌,你让我离她远点就是为了给顾佑尘留个相好?我没有看错吧,两年不见,你怎么这么伟大了?”
上一章
返回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